位置 > 图片之家 > 娱乐八卦 > 明星绯闻 >

自闭后的野蛮生长:李宇春《野蛮生长》专辑销量破650万张

2017-03-20 出处:图片之家 当前栏目:明星绯闻
    截至2016年12月31日,数字专辑《野蛮生长》在音乐平台总销售量累计650万张,销售额超过3200万元,11年前跻身娱乐圈风暴中心的李宇春如今依旧成绩斐然。从2005年的选秀歌手到如今的舞台“皇后”,李宇春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也见证了乐坛变革的十年。曾经那个“在家里穿着西装弹钢琴”的姑娘把她内心的“小仪式感”一次次搬上舞台,不仅是熟悉的演唱会,也在陌生的大银幕和时尚红毯上走出了自己的步调。回忆过去的十年,李宇春欲言又止,在香港拍戏时的她就把想说的话都写在歌里,成了那首自述体的《西门少年》。而这一次,我们在2017年开篇遇到李宇春,她早已褪去“自闭”的外壳,风轻云淡地讲着“野蛮生长”过程中的难忘故事。
李宇春图片
更多李宇春图片
    被动唱歌到主动创作
    “别人帮我写歌,我只是一个演绎者,不是音乐人”
    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上,李宇春压轴出场,300人舞团紧随其后,震撼效果把现场气氛推至高潮,唱起那首《西门少年》,仿佛就着这一晚繁华,倾吐十年心事。“这阵势除了春春还有谁能hold住?”在很多网友眼中,李宇春从出道起就是那个霸气的舞台皇后,从未让歌迷失望,尽管私底下的她是个安静的姑娘,但只要一站到舞台中央,聚光灯洒在身上,就能燃烧所有能量。“今年的感受比较不一样,我觉得在舞台上面更加稳了。”虽然在我们看来,李宇春变化并不明显,但对她来说,每一次演出都是成长的必经之路。
    从去年开始,李宇春的专辑《野蛮生长》被拆分成《野》《蛮》《生》《长》四部分别发售,记录成长的每个阶段。庆功会还穿着散发女性魅力的薄纱白裙,采访时已经换上利落的休闲装,面前的李宇春和刚出道的模样区别不大,但聊天中,她没有所谓的“自闭”,也不像从前那样惜字如金。“以前相对自闭的时候算是‘蛮跟‘生那个阶段吧,因为在那之前我是没有生活的,只有工作。”现在的她慢慢清醒认识到除了工作,生活还有许多美好等待开掘。“包括音乐上面,以前都是别人帮我写歌,我只是一个演绎者,不是音乐人。”从2009年开始,李宇春尝试创作音乐,寻找自己喜欢并适合的曲风,“你在创作的时候,人还在成长,但那个作品它已经做完了。所以你就会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地领悟,不断地吸收和积累一些东西,这成为一个宝贵的财富。”李宇春在创作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虽然每一次都多少会有遗憾,但她会在下一次争取有新的颠覆。出道11年,这个会跳舞的文艺青年,不仅实现了梦想,成为了“皇后”,还在音乐的道路上继续“野蛮生长”着。
    音乐之外,爱上电影与时尚
    “最开始很多导演被我‘吓走了,我直接说不会拍戏……”
    在同名专辑《李宇春》发行那一年,李宇春横扫众多音乐大奖,也正是那一年,她第一次触电大银幕。“我就是一个学音乐的,完全没有想过拍戏这件事跟我有关系。”在《十月围城》之前,已经红遍娱乐圈的李宇春也接到过不少导演邀约,但她总是不自信,“有不少导演都有跟我见面,但都被我吓走了。”耿直的李宇春直言自己不想拍,其实心里却是怕自己做不好。直到遇见陈可辛和陈德森,在数次表达自己不会拍戏之后,导演们还是坚持要她尝试。“反复沟通了几次,我觉得那就试一次吧,让我自己也死心,拍不好就算了,大家也就都明白了。”还不具备演员思维的她老老实实按导演要求去做。没想到这次的大胆尝试竟然让自己喜欢上了演戏,“进组之后发现一些新鲜的东西,在我之前那个世界里是没有的。后来发现我是可以的,其实也有蛮活泼的一面,只是参加工作的方式让我好像把自己蜷缩起来了。”说着,李宇春摸着脑后做回忆状,脑海中,可能出现的是那个嬉笑玩闹的少年时代。随后一整年的《如梦之梦》让她不断磨炼演技,跨年结束,李宇春很快要进入剧组,有她加盟的《捉妖记2》是否能突破第一部的逆天票房纪录,我们拭目以待。
    近几年,李宇春不断跨界,不仅银幕表现可圈可点,还进军时尚界,并在各大时装周崭露头角。与诸多女星性感华服不同的是,李宇春总能独树一帜,偏中性的搭配,时不时透出独立女性的气质。“其实,我对时尚是不感冒的,对它的理解也很表面。真正转变还是在2012年,当时跟高缇耶先生认识了。”结识了时尚大咖,让李宇春走出自己的小天地,开始注意到音乐之外的新世界。“我觉得设计跟音乐创作是一样的,每一次秀的设计都不是那么表面的东西。”李宇春对时尚逐渐有了新的认知和感受。
    “自闭”后的野蛮生长
    “大部分时候我不会有排解压力的形式,积累到一定程度才会爆发”
    “春春的粉丝凝聚力和能量超乎想象。”从业多年的记者提起李宇春的第一反应就是“玉米”们,似乎每一个“玉米”都懂得“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”。“爱豆的每一次活动都要去啊,能看看她就好。”粉丝“西瓜”告诉本刊记者,从春春刚出道就追随她,各地的演唱会都不错过,为她拍的每张照片都要珍藏。这样的粉丝有很多,也正是这种爱的加持,让李宇春从相对自闭的情绪中走出来,逐渐变成更强大的自己。
    对李宇春来说,她一直坚持奔跑,不止步于每一个阶段。“有媒体问过我‘你的每一个阶段是不一样的,野、蛮、生、长,你的作品最终走向哪里?我说:作为一个作品,它不一定是根据你的年纪你的阅历真的就发生了改变,也许最终它还是回到了这个起点。你最终的‘长其实跟‘野并不相违背。初心和人物个性上面,我觉得我其实并没有发生很大的改变。”李宇春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其他变化,也记得自己出道之后的两次爆发。“顶多两次。一次是在《Why Me》第五年南京演唱会上面,当时唱了一首《流言》,情绪失控,这是我没有想到的。第二次是在天娱的一个新年活动。大家都各自在玩的时候,我就打那个架子鼓,把它打坏了。”长时间一个人默默承担的李宇春在爆发后愈加坚强。
    “其实我的生活非常简单,我在舞台上面是那种能量爆发,但是私底下特别安静。”采访结束,李宇春恢复安静,匆忙吃了一顿饭后又赶着下一个通告。新年前后的她几乎无休,如此忙碌的状态下还不忘在离别时跟我们道一句“新年快乐”。
    “学生时代我其实有蛮活泼的一面,工作后我好像把自己蜷缩起来了”
    “刚到北京,很多很多东西积压,到一定阶段会有一次两次爆发”
    南都娱乐:你觉得这十年来,对你来说最大的困境是什么时候?
    李宇春:其实现在不太去这样思考了。现在我的整个团队都是不嫌事儿多不嫌事儿大的。我记得我们很多次开会,一些常规工作,大家都会觉得无趣。反而是一些比较有挑战性的、非常累的,大家会觉得很兴奋。
    南都娱乐:新专辑叫《野蛮生长》,你觉得自己现在处于哪一个阶段?算比较成熟游刃有余了,还是在一个不断打磨自己的阶段?
    李宇春:我希望我是一直就像《西门少年》最后的那一句,一直坚持在奔跑,而不是说止步于前的这样一个状态。
    南都娱乐:你刚说了四个阶段,最初刚开始出道的时候,算是第一个阶段?
    李宇春:对的。我回想起那个时候,就是一个“晕”。因为我其实从这个出道的时候,方式上面就跟大部分的艺人不太一样,然后进入这个行业之后,没有引导的人,没有人。
    南都娱乐:有说过那个时候是有一点自闭?
    李宇春:那是因为很多问题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,为什么要做访问,为什么要拍大片,为什么要参加这个活动,没有人给你解释,所以你就会观察大家,但是我不讲话,所以大家会觉得这个人自闭。但其实是因为你对周围的世界完全都是陌生的。
    南都娱乐:后面三个阶段又是哪三种心态呢?
    李宇春:中间经历了一些阶段,你就会觉得对世界完全是陌生的,后来就发现也有很多不友好。最开始的时候,你是不知道有不友好的。因为你是被包在一个环境里面了,然后我的整个过程都是一直被唱片公司,包括经纪公司保护得很好的一种状态。然后当你发现这种不友好的时候,我又是性格比较要强的,大部分的时候我不会有排解压力的形式。好多不好的事情,就是通过我自己,我也没有对朋友倾诉的习惯,所以很多很多东西积压,就是积压到一定阶段,会有一次两次爆发。我顶多有两次,顶多。
    南都娱乐:爆发出来之后,会不会心情好一些?
    李宇春:我长期的状态觉得都是良好的。那个时候我也是一个相对自闭的状态,就是不愿意跟别人沟通。再往后就是我开始有一些朋友,包括我愿意面对自己的生活,因为我在那之前是没有生活的,只有工作。但是你并不知道,我并不像现在这样清醒地知道我在做什么事情,所以你还是一个被动的角色,包括在音乐上面。前些年,其实你只是一个演绎者,因为唱片公司帮你做专辑,别人帮你写歌,你只是一个演绎者,不是一个音乐人。
    “拍电影是必须要跟人沟通的,也让我认识很多好朋友”
    南都娱乐:现在也不断有了一些除音乐以外的发展,刚才也说有在香港拍电影,其实已经有不少作品了。
    李宇春:嗯,在香港是拍《澳门风云3》,今年有《捉妖记2》。拍电影过程也是有一些曲折的,2009年开始拍《十月围城》,我其实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要拍戏。我就是一个学音乐的。那个时候你没有演员的思维,只会按导演要求做,你没有自己对这个角色的想法,然后我就努力地做好导演要求我做的,不要拖后腿就好了,是这样想的。但是我就觉得进组之后,发现一些新鲜的东西,在我之前的那个世界里面是没有的,因为我之前那种感觉是比较自闭嘛,但是你拍电影是必须要跟人沟通的,必须要沟通的,必须要跟别人对戏的,这迫使你得融入到那个环境当中。其实我发现我是可以的,甚至在我没有出道的学生时代,我其实是有蛮活泼一面的,只是我的参加工作的方式让我好像把自己蜷缩起来了。
    南都娱乐:因为音乐人大多在个人状态下创作,电影可能要走出去。
    李宇春:嗯,然后后来就又尝试拍这个《龙门飞甲》,然后就认识很多好朋友,像周迅陈坤啊他们,都非常非常好。后来尝试话剧,尝试一个八小时的话剧《如梦之梦》,就希望说真的可以在表演方面有一些历练,并且可以跟赖声川这样的老师合作,一整年的合作,相当于大家都基本上吃住在一起,他一定有很多东西可以给我启发。今年去客串《摆渡人》其实没想太多,之后我才知道要演一个情绪崩溃的人,其实有点不知所措,而且是第一次跟梁朝伟先生,包括王家卫导演,就尽力去揣摩,但我其实还是会觉得话剧有帮我很多。
    “我不是那种主动分享型的人,很多东西还没沉淀,还是碎片的时候不愿意分享”
    南都娱乐:很多人都说李宇春是宅女啊。
    李宇春:这两个不矛盾,其实我的生活非常简单,我在舞台上面是那种能量爆发,但是私底下特别安静。而且我不混圈子,对,就喜欢在家里面看电影、听音乐或者是写歌啊煮菜啊,然后一年会安排自己一到两次旅行,去一些我自己想去的地方。
    南都娱乐:你去国外时装周经常会给大家惊喜,最近几年也成了时尚界的宠儿。有没有自己的穿着的理念?还是都是设计师他们搭配?
    李宇春:还好还好。我觉得在时尚方面,其实是内心的一个转变,因为我从2005年入行到2012年之间,我对时尚是不感冒的,对它的理解也很表面。真正转变还是在2012年,对,2012年就是我当时跟高缇耶先生认识了,他是一个每天嘻嘻哈哈的老顽童那种,我去巴黎那次,让我彻底转变。我看到了他非常严肃的一面,他对待工作的偏执,可以说是精益求精,其实跟创作音乐是一样的。我会对他充满敬意,对这行业有了新的一种敬畏吧。
    南都娱乐:时尚界包括娱乐圈啊,评论总会有好有坏,你会不会在意一些外界的看法?
    李宇春:还好诶,我觉得我在工作上其实一直都还挺专注的。偶尔会看一些评论,但是不多。
    南都娱乐:现在不开微博的明星挺少的。
    李宇春:可能我不是那种主动分享型的人吧,跟性格也有关系。好多东西我就喜欢去想,你想的东西会随着时间改变,那个就叫做沉淀吧。沉淀之后的东西反而是我愿意分享的,碎片的时候,我是不愿意分享的。
    南都娱乐:新的一年有没有最想做的事儿或者计划?
    李宇春:其实我年底还是想旅行,一年结束,也是想给自己一个小假期,可以去一些我比较喜欢有历史感的、人文感一点的地方,我不太喜欢去景点。(记者:正好也躲躲雾霾?)对对对,也要回去过春节,先陪爸妈,春节之后吧。影视方面,这个月会拍《捉妖记2》嘛;综艺方面反而是我特别慎重,一方面是竞技类的,特别不适合我。我特别容易受伤,一做节目,我不是腰伤就是腿拉伤或者怎么样,脑力方面其实我比较喜欢。
相关阅读
高清美女图片
搞笑图片推荐
最新资讯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