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 > 图片之家 > 娱乐八卦 > 明星绯闻 >

吴京:我是怎么变成“战狼”的

2017-10-12 出处:图片之家 当前栏目:明星绯闻

  吴京说:“我个人觉得每个中国人骨子里都有一股狼性,只不过我们和平得太久了。这股狼性有人用在了商业上,而我用在了电影上。”

  《战狼2》打破华语片单日票房纪录,还创造了华语电影史上的最高票房纪录,上映24天时,票房已破50亿。

吴京图片

吴京图片

  底线是合法合理

  《战狼2》发布会结束后,吴京大步流星回到休息室,一坐下就向记者诉苦:“说了一天话,累啊。”他捯饬着一身修身西装,怎么弄都觉得不舒服。“真受束缚。”他说。

  倘若是平时,他绝不会让自己这样不爽快,之所以愿意委曲求全,还是因为要“卖片”。采访中他多次提到这部电影是他“用命换来的”,为了片好卖牺牲多一点也认了。两年前《战狼1》上映,院线经理和他说业内都不看好这电影,毕竟军事题材受众窄。他听完后赌着一口气给制片人发去了微信:我打算拼了。于是,原本6个宣传城市变成了22个。最后,《战狼1》收获5.25亿元票房,刷新了当时军事题材电影的纪录。他做许多事都有点像“赌气”,拍电影和资本赌,和团队赌,也和自己赌。

  《战狼》系列电影讲述的是特种兵冷锋的故事。第一部中,在中外边境演习的冷锋和战友遇上了嚣张的贩毒团伙,双方展开了激烈的“边境保卫战”。到了第二部,冷锋离开军队,在非洲游历时遇上内乱,为拯救深陷屠杀的同胞和难民勇闯战区。吴京说,拍第一部时他脑中想到的是“犯我中华者,虽远必诛”,拍第二部时,他想到的是“杀我国人者,皆我天敌”。

  吴京一人有4个头衔:导演、编剧、男主角、动作指导。在片场,可以说是分身乏术。电影团队来自世界各地,既有弗兰克·格里罗这样的好莱坞大牌演员,也有非洲当地的群众演员,他有天心血来潮数了一下,一个场景里有13个国家的演员。“国籍一多,就容易造成拍摄的不顺。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、禁忌,美国人一天就干10个小时,周六、周日都要休息;还有一些演员早晨要祷告,我们整组人就得等。”吴京说,“像我们的另一个动作指导来自好莱坞,他们也有规矩,就是不能打脸。有时我吊威亚、演爆破戏,他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他会和我说必须要用替身,因为在好莱坞你愿意亲自上,保险公司也不会让你上。”

 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吴京都会跟对方说:“对不起,我是导演,就得按我的来。”他有时也会焦虑。“非洲的片场很大,又有爆破声,一天下来嗓子都哑了。”炎热、琐事、压力,让他经常控制不住脾气。“在片场,只要触及了我的底线,我就会发火。”他所谓的底线,就是合法、合理。

  “法就是规则,是行为标准。”他记得有场戏,是一个黑人小女孩要跪在一堆碎玻璃上,他看到小女孩没有戴护膝,破口大骂负责人员:“如果今天是你闺女跪在那儿,你给不给人家戴?”他说:“这种人不是粗心大意,是可耻。”“理就是讲道理。在片场就必须听我的,如果我不对,说服我,我一定听你的。跳楼、开枪、爆破,这些东西如果不听我的,发生死伤怎么办?我的经验都是拿我的命换来的。而且还牵扯那么多外国人,外交无小事。”

  在《战狼2》中,吴京做了一次突破性的尝试——一个从水上到水下的6分钟长镜头。为了完成这个画面,他在3天之内练会在水下无辅助工具地待到3分半钟,有两次还遇到了生命危险。“一次是刚要往海里跳时,发现有一只褐色的有毒大水母;另一次是身上的铅块负重过多,氧气不足导致下沉。”提到这个镜头,他说:“这是别人都没拍过的镜头,在水下一镜到底的打斗。如果以后有人一说这个东西,马上就提到《战狼2》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这说明我是鼻祖。”

  “要让观众知道男演员不是在家织毛衣的”

  拍摄期间,吴京旧伤复发,每天开工前都要吃止疼片。在片场他事无巨细地干着,医生劝他休息,他也不以为意。“为什么要这样逼自己?”记者问道。他用3个字回答:“没有钱。”“这一部比上一部有钱多了,但我全花在制作上了。12辆军用坦克,2架军用直升机,5万发子弹,超过100辆车。汽车在爆炸中报废了一辆又一辆。还有现场1500名工作人员,光是盒饭钱,就是不小的开支。”

  大部分钱是他自己投资的,因为他想完全掌控自己的作品。“其实,想进入电影行业的钱特别多。当这些钱进入了,就会有人想拿钱控制电影。我是个导演,我要表达自己的价值观。所以我拿自己的钱拍,不论输赢,都是我自己的作品。”吴京还去了长江商学院读EMBA(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)。吴京觉得,如今他读书很像当年学武术,都是为了能有资本、有能力坚持自我。他开玩笑说:“我学武术是为了能让傻冒好好跟我说话,心平气和地跟我说话;我读书是为了能够和傻冒心平气和地说话。”

  吴京是土生土长的老北京,满族人,祖父是吴式太极拳传人,“满族人有个传统,长子长孙必须学武”。他6岁就开始学习武术,17岁拿到全国冠军,21岁时在师傅的推荐下出演电影《功夫小子闯情关》,算是正式出道。“那时候我发现自己其实很简单,只要一个镜头打爽了,所有的烦恼都忘了。”20世纪90年代末,他出演了《太极宗师》《小李飞刀》《江山儿女几多情》等热门电视剧,名气是有了,新烦恼也来了。

  “那时候内地没有人愿意拍功夫片,就算拍也是特别粗糙的。剧组跟我说拍一场戏要15天,最后只拍3小时,我当时就说不干了。要赔钱,我可以。我吴京是拿命拼的呀,你拍得再好,15天拍出来的东西跟3个小时拍出来的能比吗?混不下去了。”

  2003年,他无奈前往香港发展,坐了一年冷板凳。一年后,他终于等来了一个角色——2005年,他在电影《杀破狼》里客串一个心狠手辣的杀手。他回忆当时与甄子丹对戏,在一个深深的巷子里,导演叶伟信说:“子丹你练了30多年,吴京你练了20多年,你们别套招了,直接打吧。”

  两个人一个对视,电光火石地打起来。甄子丹的棍子打在吴京手腕上,啪一声断了。一会儿,甄子丹换上新棍子,继续开打,又打在手腕上,断了。“我的手腕快撑不住了,就申请能不能绑个胶布再打,导演说不行,得连戏。”最后,吴京手腕上断了4根棍子镜头才通过。“后来一些朋友评价说,吴京,你那场戏太棒了,所有的仇恨都写在脸上了。我说哥们,那是真疼。”虽然痛,但这是吴京久违的一次酣畅淋漓。

  《杀破狼》在整个华人地区取得了口碑和市场的双丰收,被许多人看作是香港电影复苏的鼓舞之作。凭借这部电影,吴京也顺利在香港站稳脚跟。2007年,他在《男儿本色》中饰演为了生存而不择手段的劫犯“天养生”,获得第4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提名。2008年,他又主演电影《狼牙》,还尝试了一回联合指导。2015年,《杀破狼2》上映,吴京从原来的特别客串,变成了独挑大梁的男一号。

  慢慢地,香港的动作电影也越来越少,吴京开始思考还能不能再出现一个动作时代?“我想,如果没有了这样的时代,我就去创造一个。”这两年流行中性美、花美男,吴京觉得得有一部真正的“爷们电影”,“要让观众知道男演员不是在家织毛衣的”。抱着这样的想法,2013年,吴京自编自导自演,打造出了《战狼》。

  年过40才是黄金时代

  如果不说,很少有人能想到吴京已经43岁了。“过了40岁,我觉得自己迎来了黄金时代。我的人生经验多了,戏剧经验多了,知识也多了,正是展示的时候。我希望,能开启一个‘吴京时代’,两年就够了,拍几部纯粹的、能被记住的动作片就行。”

  “许多人都说现在中国的动作片已经日渐式微了。”记者说。他回答:“动作片这东西,都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,你让史泰龙翻个360°,众人热烈鼓掌;你让吴京翻个720°,切!这就是现在的电影市场。”

  但他觉得市场的劣势是可以克服的。他想起自己4年前筹备拍《战狼》时,没人对这个题材感兴趣,也没有人愿意给他投钱,他只能将自己的房子抵押贷款筹备资金。“那个时候,我老婆(主持人谢楠)还和我说,老公,这是你的梦想,如果你全赔了,我养你。”他一个人担任出品、监制、制片、导演、编剧、主演,甚至还自己唱了片尾曲。他说:“如今想想,市场、票房我们根本控制不了,但做电影的人重在能否坚持理想。”

  采访最后,记者问吴京:“你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?”他回答:“《战狼3》。”“你的终极目标是什么?”“我希望到了80岁的时候,我还能在电影里推推手,打两下。”

  他的梦想是:活到老,学到老,打到老。

  (摘自《环球人物》2017年14期)

  ●余驰疆

  图片/本文来源:《37°女人》杂志

相关阅读
搞笑图片推荐
最新资讯
返回首页